相关文章

二手奢侈品商机汹涌

  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的2011最新报告称,中国内地去年的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已达107亿美元,占全球份额的1/4。这份报告还举例:法国爱马仕统计发现,2010年销售额的38%来自中国。

  奢侈品市场的兴盛直接引爆了二手奢侈品流通的火热。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就认为,二手奢侈品的产生给一些没有很强实力拥有大量消费奢侈品能力的消费者,消除了一部分价格消费的障碍,提供了一种实现拥有高物质生活的机会。

  如今二手奢侈品店的经营模式涵盖二手店和二手奢侈品网站等。在产品部类中,品牌包因为标准化程度高成为销售的热点。

  在百度搜索输入“米兰站”三个字,出现的搜索结果五花八门:米兰时尚、广州米兰站、米兰station……

  这让香港米兰站中国区总经理姚秀慧头疼不已。作为香港最大的二手品牌包零售品牌,在过去的10年间,米兰站在整个香港已经成功赢得良好的口碑和市场。2011年,米兰站甚至登陆港交所上市。

  但是,当她决定大举进入内地市场时,却发现此时有各种“山寨米兰站”。姚秀慧称,米兰站已经申请了商标保护,且正在和百度进行沟通协调此事,希望能够让米兰站在搜索上被消费者容易寻找到。

  与线上的山寨现象相伴随的是,线下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同样已经出现很多实体山寨米兰门店。不难预测,“打假”也许会在相当长时间里耗去米兰站不小的精力。

  米兰站被“山寨”反映出的另一个现象是,现在内地的二手奢侈品市场正在呈现火爆行情。如今,不仅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甚至包括成都、大连、郑州这样的二三线城市,大大小小的二手奢侈品店都像雨后春笋般兴起。比如,北京现在已有数家二手奢侈品店:米兰站、北京店、润物寄卖、寺库寄卖、米兰轩等。

  而在另一奢侈品消费重地上海,一家名为米澜坊的公司于2004年在著名的新乐路上成立第一家二手包店,至今已有7家门店,年利润率达到10%以上。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开一家主营二手奢侈品包的零售门店的启动资金只要几十万元,个别小城市甚至10万元就够,只要业务发展实现资金流动,月利润一般都超过5位数,而大的品牌门店更是利润惊人。

  “市场还处在鱼龙混杂的厮杀当中,内地目前还没有出现米兰站那样一个知名度品牌。”对外经贸大学奢侈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婷称,二手奢侈品市场容量巨大,目前国内还处于起步阶段。

  二手奢侈品的兴盛是整个奢侈品市场容量巨大的一个缩影。

  “这和日本10多年前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发展如出一辙。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二手奢侈品在日本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完整的一条产业链,诞生了很多大的品牌公司。”周婷称。

  消费者Vivian对记者讲述了自己不久前去日本的旅游见闻。“到处都是中古店”(日语中称二手为“中古”, 中古店就是回收和贩卖二手商品的商店),“一座大楼整整六层都是二手奢侈品,产品按品类分区,每件东西都有专门的证书……”在这里,Vivian淘来了一块百达翡丽手表,其价格不到国内专柜的2/3。

  眼下,一些日本二手奢侈品零售企业更是将目光瞄准了中国的新兴奢侈品市场。拥有近20年历史的日本二手奢侈品名店柏欧福(BRAND OFF)就将自己在中国的第一家门店于近日开在了上海的南京西路。在日本,这家企业拥有37家连锁店。

  有接近柏欧福公司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柏欧福目前已经针对中国内地市场做出了调整,以包袋、手表、珠宝为其主要的经营产品。

  俨然,这已经是一块炽热的淘金地。

  疯狂背后标准缺失

  作为最早发迹者之一的米兰站,其全部产品采用回购。米兰站创始人姚君达曾如此解释这种经营方式:独家买断的售前、售后服务,更迎合消费者的购物心理和购物需求。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买断对企业资金需求量大,人员水平要求高,同时风险比较大。但另一方面买断又是得利最高的,因为回购的奢侈品所有权已经转移,所以和卖家的纠纷很少。

  对于大多数资金实力有限的新入的中小零售商,“寄售”还是主要的合作模式,这也是国内二手奢侈品零售市场最为广泛的售卖方式。不少消费者也比较愿意选择寄售的方式,因为寄售的价格比回购的价格高,包出手以后,只要支付给二手店一定的费用即可。

  当然情况也有例外。比如米兰名站则是三种方式兼有,而寺库之前一直做回购和寄售,最近则开始尝试做一些买断。

  “我们操作买断非常谨慎,因为必须保证一定的利润空间。产品品牌、款式、颜色、新旧程度都会格外重视。”寺库首席鉴定师李日美称。

  自由交易、协商议价是二手奢侈品运营模式中最突出的两个特点。在二手奢侈品零售店V2的店主林涛看来,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已经崛起,但是没有相关的规范很让他头痛。

  “没有明文规定该卖多少,我们只是跟顾客协商一个价位。”他担心,如果行业规模扩大,会引来不正当的竞争。

  对外经贸大学奢侈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周婷最近就在做一项奢侈品购买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在二手奢侈品购买中,“产品真伪”和“售后服务”最受消费者关注,其中前者更受关注。目前,在国内的二手奢侈品店里,鉴定师基本上就是店主自己,鉴定产品完全凭经验,而国内也没有“奢侈品鉴定师”这样相应的职业技能培训和认证。

  没有规范的从业资格人员很可能成为制约这个行业发展的瓶颈。一家店主就抱怨:“一直想要开分店或者是满足想要加盟者的要求,但是因为缺乏鉴定师而不敢,怕影响了品质。”

  在采访中,有大的店铺坦言自己早期运营中因为经验不足也曾收到过假货,但是后来都“自行销毁”了。是否所有的公司面对这种情况都能有如此自律和底线,恐怕很难定论。

  “我们鉴定的东西拿到另一家店可能不会被认可,或者专柜完全可能说是假货。”一位鉴定师称,对于二手奢侈品的鉴定,目前各公司都自行一套标准,其鉴定程度也完全取决于鉴定人员的业务能力高低,“缺乏一个有公信力的行业标准。”

  周婷担心,在目前的混乱竞争下,企业都去拼价格,而低价则会很容易让假货盛行,这样一来最终利益受损的是整个行业。“要让整个产业链条化、规范化,才能健康有序的发展。”她认为,眼下二手奢侈品流通企业需要抱团促进行业法规的出台,进行统一的职能培训和人才培养,同时还要和上游的奢侈品品牌搞好关系。

  确实有企业在进行类似的努力。寺库创始人兼CEO李日学表示,寺库正在和全国寄卖工作委员会一同商讨相关的行业规范事宜。目前寺库和一些企业代表提交了相关意见书,希望能就行业服务、货品的初步鉴定技术等进行规范化和标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