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浙A限牌新政出台后对二手车市场影响不大

  浙江在线4月28日讯(记者 金洁珺 孙燕 华炜 蓝震)浙A限牌新政一出,围绕着这块小小的号牌,有人希冀有人失望,也有人持着观望态度,想看看号牌市场的价格波澜——

  政府不希望车牌价格上涨

  杭州市交通运输局调控办表示:他们不预测市场,导向是让整个调控政策平稳实施。

  这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摇号。大家如果关注到的话,会发现2018年4月摇号的人数增长是比较快的。大概判断下来,估计是因为有阶梯摇号的风声传出,所以引起了这一期参与人数的增长。以摇号次数为基础,能进入政策倾斜的一个范畴,在短时间会促使有远期需求会进来,这个是肯定的。北京也出现过类似情况,在短期内人数出现上涨,但之后又平稳了。杭州目前也出现了这样的苗头。

  第二个方面,从竞价来看,从去年7月个人竞价双双破5万后,当时有风声说政策可能会变。这样一来,市场对政策调整有了预期。之后,价格逐渐下沉,目前最低成交价达3.3万左右,但下移的幅度不是很大。由此判断,大家对市场有观望的情绪。

  政策推出后,有两个比较明确的信号——

  第一个政府不希望价格涨,涨了,可能会采取相应的措施;

  第二个是摇号和竞价是相通的,新政后其实是增加了摇号数的。在大摇号池外,有小摇号池。当小池释放掉后,从以往的情况看,一个指标获得,它可以减少1.3~1.4的申请编码,也就说一个指标出去后,可以同步消耗掉申请,小阶梯摇号池出来后,会缩减大摇号池的压力。另外还有一个阶梯的预期在,这会吸引竞价的人,如果不是刚需的人,他(她)可能会吸引到摇号池里来。整体来说,这是个利好。

  希望能实现,最后还要看效果。

  久摇未中的人群:

  燃起希望的火苗

  浙A限牌新政一出,不少久摇未中的市民表示内心里突然升腾出一簇希望的小火苗。

  在杭州滨江区某高校里任职的沈先生,2014年7月到杭州工作,10月份,情况一稳定,就想着买车。于是他一头扎进了杭州小客车摇号系统,“一开始,大家总觉得自己运气没那么差。哪怕摇号再难摇,一年半载,怎么也能轮到自己了吧?”

  “可现实却有点残忍,快四年了还没摇到号,心里难免有些郁闷。”基本上是每个月的月末26号,沈先生都会登录下“杭州摇号”微信号,“虽然说中签了会有短信通知,但是自己还是会去查下,就怕自己是那个中签了却忘了通知的人。”

  在杭州武林广场附近上班的章先生也是新杭州人,家住九堡。他单身的时候没觉得非要有车,但是2016年年初结婚之后,摇号这事提上日程。他和妻子两人双双加入摇号大军,如今孩子都生了,还是没有摇到号。“我们现在有了部车,上的是外地牌照,感觉不太方便。”为了能早日摇到号,夫妻俩还会互相提醒着对方,在3个月摇号指标有效编码到期前去确认延期,“看新政条款,这回希望是实实在在地增加了。我们也不贪心,就希望这次新政出台后,两个人中间可以中一个。”

  沪C车主:

  没有专属号段有点小失望

  摇号新政出来后,钱报记者采访了身边一名连续两年多没有摇到号,目前车子上着沪C牌照的朋友小张。

  “新政出台第一时间我就关注了。有对我们这样连续摇不到号的群体利好的消息,但也有让我觉得稍微有些失落的地方。”小张表示,身边有很多没摇到号又买了车的朋友,几乎清一色上了沪C拍照。

  小张表示,在新政中,对于摇号累计次数达到24次及以上的个人,每年单独组织2次摇号。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增加沪C车主摇到杭州牌照的几率,“但是现在摇号竞争这么激烈,一年增加2次摇号机会,能摇到号的概率还是很小。”

  小张表示,杭州现在沪C车主数量庞大,如果新政还有继续调整的可能,希望考虑开一个沪C车主的专用号段,可以依然早晚高峰限行,但办理各项业务,就不用跑出杭州了。

  二手车商:

  新政对市场影响不大

  浙A限牌新政的一举一动,也刺激着杭城二手车商的神经。

  李先生,从事二手车生意20余年,是杭州汽车城二手车市场的第一批商户。昨天下午四点,钱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他时,他正和朋友讨论着限牌新政对二手车市场的影响走势。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新政对二手车市场的影响不大。”为什么呢?李先生这样跟记者分析,这次新政,主要是增加了刚需人群的中签率,同时稳定了指标的价格。

  让李先生稍显遗憾的是,在这次限牌新政中并没有看到他想要的内容,那就是像上海沪C这样的郊区牌照,这次在政策中并没有体现。

  “从我们平时接触的客户来看,他们在摇号无期的情况下,一般会选择沪C或者外绍兴、金华等周边城市的车牌。”李先生说,如果杭州也能像上海一样,搞一个类似沪C这样的郊区牌照,对二手车市场来说,有刺激作用。

  【延伸阅读】摇号这些年,杭州变了啥?

  2014年3月,杭州进入摇号竞价时代,杭州市调控办总结了这4年说:“总体平稳有序,对我市治堵治气起到积极作用。”

  2013年到2017年,杭州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从2013年的217天增加到2017年的271天。杭州市机动车高峰期平均时速由限牌前的17.84公里/小时上升到2017年的24.15公里/小时;高峰拥堵延时指数由限牌前的2.82下降到1.699,下降39.75%。高德地图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杭州市在全国拥堵城市中排名下降至第83位。

  最直观的变化是小车保有量增速放慢。截至2018年3月底,杭州小客车保有量为220万辆,自限牌以来共增加了30.2万辆,年均增幅为4.1%左右。根据限牌前小客车年增加数量的静态测评,杭州市小客车保有量少增长了83.8万辆。

  这四年来,杭州还淘汰了黄标车112586辆,注销老旧车63276辆,转出杭州市204006辆,共配置新能源车指标并上牌70562辆。

凡注有"浙江在线"或电头为"浙江在线"的稿件,均为浙江在线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浙江在线",并保留"浙江在线"的电头。